您位于: 首页 / 文集 / 初级佛学 / 死随念(Marananussati)

死随念(Marananussati)

上次修改时间: 2015-02-07 14:42
当我们看到别人死亡时,我们应作如是死随念思惟:生命就像风下之灯,随时它都会熄灭。

死随念(Marananussati)


澳洲佛宝寺 法增比丘(Bhikkhu Dhammavaro

 

 死随念 

图片


死亡

 

死亡是一个有情命根的断绝,四大所造色的身体停止运作,食生色、业生色与心生色不再生起,而只要时节生色继续操作,把身体分解为基本的四大。凡夫视身体的死亡为恐惧,但阿罗汉等圣者则视为解脱,不再受轮回之苦。

 

死有「时死」和「非时死」两种。「时死」或因福尽,或因寿尽,或因两者同时发生所致。「非时死」是福未尽,寿未尽,遭受险难或意外而死。

 

死随念课诵文(Maranānussati)

 

当我们看到别人死亡时,我们应作如是死随念思惟;生命就像风下之灯,随时它都会熄灭。(Pavāta dipa tullyāya, sāyu santati yakkhayam, parūpamāya sampassam, bhāvayye maranassatim.

 

一个享有大富贵的人亦都死去,有一天我也将会死。Mahā sampatti sampattā, yathā sattā matā idhā, tathā aham marissāmi, maranam mama hessati.

 

凡是生下来的,都会死去。(死魔就像斩首官一般,等待着机会毁灭人。(Uppattiyā sahevedam, maranam āgatam sadā, māranatthāya okāsam, vadhako viya esati.)

 

生命从生下来那一天起,不曾停留过片刻,像太阳升起后,急急的走向日落。(Isakam anivattam tam, satatam gamanussukam, jivitam udayā attham, suriyo viya dhāvati.

 

生命的现象犹如闪电、水中泡、叶上的朝露、水中痕、像死敌必定要执行杀人的任务一般。没人能躲避死亡。(Vijju bubbula ussāva, jalarāji parikkhayam, ghātako varipū tassa, sabbatthāpi avāriyo.

 

若具有大福德、大智慧与大神通的佛陀都不免于死,何况是我?(Suyasatthāma puññiddhi, buddhi vuddhe jinam cayam, ghātesi maranam khippam, kātu mādisake kathā.

 

每一刻我都在逼近死亡,或因吃错食物、或因身内的疾病、或因外来的创伤,一眨眼而已,生命就结束了。(Paccayā nañca vekallya, bāhira jjhattu paddavā, māramoram nimesāpi, marmāno anukkhananti.)

 

死随念的正思惟

 

人欲死时,药石无效,医生撒手,四大分离。身苦加上心苦,痛苦加剧。身体僵直,口唇枯干,遍体冰冷,呼吸喘急。未死之时,身体已经肿胀发臭。欲断气时,爱离死别,双目睁开,心大恐慌,不知死后将往何方。死尸肿烂,污血脓水,蛆虫遍生,心极不舍。唯有追随自己的业,再去轮回。亳无自主之能力。

 

以死来说,它发生在世上的每一个地方,不论男女老少,已生或将生,无一能幸免。这是死苦。对于死的思惟,要知将来必会死,无一能免;只是时间上迟早的差别;死时什么钱财都带不走,只有业跟随着自己;死的时候无人能幚得,只有自己对三宝的信念和修行能幚而已。

 

佛陀薄伽梵及诸多大弟子尚且身坏灭而入涅槃,佛对波斯匿王言:死亡像四座大山(老、衰、病、死)从四方面压來,无人能倖免。(相应部III.25 Pabbatopama Sutta)就算波斯匿王出动象軍、马軍、步兵、軍师、或以国庫藏金來賄賂等,亦无能制止死王。

 

寿命不能增加,每一刹那我们都接近死亡。像被送往刑場的死囚一样。若住世六十年,睡眠用去三十年,扣除飲食时间,真正用來修行的时间不到五年。很多人只想着修行就浪费了很多年,等到真的开始修行时,心念散乱,无法对治。就像割好的小麥放在麥場,一股突然暴发的山洪,从山谷冲下來,把所有的小麥捲走,我们只是旁观,束手无策,一粒小麥也收不到。

 

有的幼小夭折,有的少壮死去,有的早上还好好的,下午就变成了屍体,许多年纪大的都在盤算退休後可以做某些事,这都是妄想,我们隨时都会死。《法集要颂经》有为品第一中说道:「或有在胎殒,或初诞亦亡,盛壮不免死,老耄甘心受,或老或少年,及与中年者,恒被死来侵,云何不怀怖。」「四大聚集身,无常讵久留,地种散坏时,神识空何用?」 死时神识随业而去,就像被魔王牵去一般。「父母与兄弟,妻子并眷属,无常来牵引,无能救济者?如是诸有情,举动贪荣乐,无常老病侵,不觉生苦恼。」 

 

佛言有四种馬:当一个人听闻到别个村里有人死了,心中起大悚懼的是第一良马(看见鞭影(老病死苦)就跑);不然看见别个村里有人死了,依正思惟起大悚懼的是第二良马(鞭子触到毛就跑);不然看见自己村里有人死了,依正思惟起大悚懼的是第三良马(鞭子触到皮肉就跑);不然看见自己的親人死了,依正思惟起大悚懼的是第四良马(鞭子触到侵肌彻骨才跑)杂阿含922)。

 

我们的身体有八萬种死缘在周旁虎视耽耽,另有四百零四种疾病,三百六十种魔,十五种厉鬼,三百六十种非人隨时会夺走我们的寿命。此外身内的气、胆汁、痰涎及四大若不调,也会丧命。佛言身中的四大就像四條大毒蛇,任何一隻咬一口就死了(相应部.六处相应.毒蛇品),隨时会死。我们的身体就如水泡一般脆弱,佛比喻身如聚沫(五陰譬喻经),一点都不结实,隨时会死。

 

死时在生前所努力积集的一切財物都没有裨益,全都得放下,摊开双手,連一个银角也带不去。仅管親友在旁,没有一人帮得上,死时孤身一人前往。活着时珍爱的身体,佛言死时就像一塊无用的朽木,臭穢不堪,連親人都远离,不屑一顧。一切都无益,唯有自己平时修习的佛法才能帮自己。念死至此,自念现在已得生人中,生在有佛的时代,诸根完具,未造五逆罪杀父,杀母,杀阿罗汉,出佛身血,分裂僧团。)相三宝,而得修持佛法,如此决定应精进修行!

 

在北传《法句经》生死品里的偈,很深刻地道出众人对生死的邪见:「自涂以三垢(贪瞋痴),无目(无有智慧)意妄见,谓死如生时(指人死后去到另一世界犹在生时,是常见),或谓死断灭(死后就没了,是断见)。」「三事(命、暖、识)断绝时,知身无所直,命气熅暖识,舍身而转逝。当其死卧地,犹草无所知,观其状如是,但幻而愚贪。」

 

我们是在不情愿下离开世间,对这世间仍有许多留恋。死时身受死苦,心受求不得苦和死的恐惧。死后不知将会转生何方?死时只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离去。我们所拥有的一切,不论是喜欢或珍惜的,最后将会与我们背离或分散的。这一世在世间的努力都将留下,不能带到下世去享受。为了追逐世间财利,以贪瞋痴心造作许多恶业,伤害其它有情众生。这些恶业将会随着自己去到下世受苦。从现在到死时,生命日減,时间无多,而死因极多,戒定慧学还修习不好,所以应趁早努力。死的时候,谁能来帮我们呢﹖唯有我们对三宝的信念和我们平时做功课的观修。

 

在修习死随念时,当起「死将来临」的如理作意。然后思惟一切生命,凡是生出来的,必将死去。一切有名誉的,有福德的,有权力的,乃至有大神通的,大智慧的辟支佛或佛都会死。再思惟这身体碎弱的很,死缘很多,四大不调,感染疾病,遇到怨贼,蚊虫嗤咬,意外等都能致死。再思惟身体再努力保养,也不能阻止它不老病死去。再思惟人中长寿者,亦不过百岁左右。再思惟死后随所作业,又再转世去了,不能自主。如是思惟的结果,心念将会很清醒,

 

死随念的修法

 

《清淨道論》提到念死有二法;其一是如理作意「死将来临,命根将断」,以镇伏五盖,生起正念而得证近行定。其二是钝根者得以如下八法念死:

(一)杀戮者追近;

(二)死之必然;

(三)将己与有大名、大福、大力、大神变、大慧、辟支佛、和正等觉者比较;(他们都死了,自己也一样难免;)

(四)身为诸多虫类(八十种虫类)所共居,死缘甚多;

 

(五)身命无力无主,因须赖出入息,四威仪平衡、冷热平衡、四大平衡、适当食物维生;

(六)寿命不定,因时间、疾病、时刻、死处、生趣都不定;

(七)寿命不长;

(八)寿命剎那相续。如是住于不放逸,殷勤修习断漏。死时不陷于恐惧与昏昧。

 

念死(Maranāussati)应思惟以下的情况:

(一)死亡是自然的法则,我们并不能超越死亡。Marana dhammohi maranam anatito

(二)生命不是永恒的,死亡才是永恒的。Adhuvan jivitam, dhuvan maranam

(三)我们将会死,那是肯定的,生命的结局即是死亡。Avassam maya maritabbam, marana pariyosanam me jivitam.

(四)我们的生命是无常的,不能保持不变的,我们的死亡才是必然的。Jivitam me aniyatam, maranam me niyatam

实在的啊 ! 这个身体,不能长久维持下去的,一旦没有了识,即被抛弃了,将埋在泥堆下,就像朽木一般,没有任何的用处了。(Vata ayam kayo aciram, apeta viññano chuddo, adhisessati pathavim, kalingaram iva niratham)

一切众生确在死亡,过去时死,未来将死,我也一样会死,对此我没有怀疑。Sabbe satta maranti ca, marimsu ca marissare, tathevaham marissami, natthi me ettha samayo.

 

在《经集》中有许多佛答修行者的提问。比如答布那迦问时佛说:「布那迦啊﹗这世上的仙人、俗人、剎地利和婆罗门,举行各种祭祀,供奉天神。布那迦啊﹗他们执着老年,盼望与世长存,所以举行祭祀。 ﹍﹍﹍ 布那迦啊!他们盼望、他们赞美、他们渴求、他们祭祀;他们由于有所获得而渴望爱欲、热衷祭祀、贪恋生存,我说他们不能超越生和老。﹍﹍﹍布那迦啊﹗洞悉世上万事万物,在世上任何地方都不冲动、平静、无激情、无烦恼、无贪欲,我说这样的人能超越生和老。」

 

佛答宾吉耶问时说:「宾吉耶啊﹗看到世人懒惰懈怠,受害于诸色,受苦于诸色;因此,宾吉耶啊!你要勤奋努力,摒弃诸色,不再再生。﹍﹍﹍看到世人受贪爱摆布,受衰老折磨,因此,宾吉耶啊!你要勤奋努力,摒弃贪爱,不再再生。」

 

在《如是语》7273偈里佛说:

「欲界之出离,知已越色界,勇猛者常触,一切行之静,正见之比丘,解脱在此处,贤者悟神明,离世成牟尼。」「入色界众生,停无色界者,不知有灭界,唯知往他生,认识色界者,不停无色界,解脱灭界人,成为舍死者,无漏正自觉,身触不死界,离依舍依者,无忧离染道。」

 

《南传法句经新译》153偈佛证道偈:「多生轮回中,探寻造屋者,而未得见之,再生实是苦。」 

 

《南传法句经新译》150偈:「骨架为城廓,血肉作涂饰,蕴藏老病死,憍慢与虚伪。」

 

凡夫的生、老、病、死苦,这些是身体的自然生理现象,若不如实去认识它们,就会带来身心的苦恼。但是一个圣者,只要证悟须陀洹果(初果),就能够如实地去观照这生、老、病、死苦的真相。虽然他也受生、老、病、死的苦,但他能以观照力,排除内心的苦。并能以依赖三宝的信力(皈依与信),知道能够回来人道继续修行,他的心会平静坦然地面对死亡。

 

众生在三界六道里轮转,只是跟随自己的欲念造作各样的业,从来没有冷静地来观察一下或思惟一下。这无休止的轮回本质是什么?它只有“苦”。生命依赖于这身体,它是多变的,它是组合的,它是依赖食物和水而存在的。它是一个碎弱的生命体,它有出生,成长、老、病和死亡!虽然有的人会想他有选择食物与饮料以及行动与工作的自由。但是这身体要依赖于食物和水,就表示我们没有自由选择,而老、病、死却像魔鬼或敌人一般等待着,又怎能说是有自由,有选择呢﹖

 

佛陀在菩提伽耶证得佛果时所说的话:「在无数生死的回中,无法寻获那造屋的人,一次的生死流都是苦。啊!造屋的人我已发现你已无法再建造屋子了。一切的椽木已摧柱梁也已折断。心已不再造作,一切的欲皆尽。」我们回了这么长久的时间,我们所遗留下来的骸骨,堆得像山一般高,佛说:「有情一劫中,积骨如须弥(昆富罗山),大觉如是语。」(《如是语》24经)

 

我们每一世遭遇亲友爱离死别,哭泣流泪,比四大海水还要多。佛说:「诸比丘!轮回无始,众生为无明所覆,渴爱所缚,不知流转轮回之本际。诸比丘!汝等对此作如何思惟耶?四大海之水,与汝等怨憎相会,喜爱之别离,长时流转轮回,悲叹时,所流之泪,何者为多耶?

 

大德!我等知世尊所说法,大德!我等怨憎相会,喜爱之别离,长时流转轮回,悲叹时所流之泪为多,其非四大海水所能比拟。

 

善哉,善哉,诸比丘,汝等对我所说之法,能如是知之矣。诸比丘,汝等怨憎相会与喜爱别离,长时流转轮回,悲叹时所流之泪为多,其非四大海水所能比拟。

 

诸比丘,汝等于长夜逢母之死,逢子之死,逢女儿之死,逢眷属之失,逢财宝之失,诸比丘,汝等于长夜,逢病之失,汝等逢此等之病失,怨憎相会,与喜爱者别离,悲叹时所流注之泪为更多,其非大海所能比拟。所以者何?诸比丘,轮回乃无始。-----  诸比丘,是人于诸行足厌,足于厌离,足于解脱。」(《相应部》无始相应,薪草品第三《泪水经》

 

不净观者,可以轻易地转修死随念,修毕起来后,再也不想胡里胡造作贪瞋痴等恶业,并会精勤于断恶修善,自净心意。当心怠惰並对轮回失去怖畏时,和心散漫攀缘时,就应修习死随念。

 

 

 

 

 

法增比丘佛历二五五九年写于澳洲佛宝寺

愿众生安乐。

欢迎翻印,请先联络作者。请勿改。

dhammavaro@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