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位于: 首页 / 开示 / 2015年佛法开示 / 《中部》MN 26

《中部》MN 26

上次修改时间: 2015-03-04 10:25

5waggi2c “比丘们!当我这麽深思时,我的心倾向于不活动(appossukkatāya cittam namati),不教导法(no dhammadesanāyā)。比丘们!那时,梵王莎汉跋提(Brahmā Sahampati)以心思量我的深思后,想:“世尊!世界[就要]灭亡了,世尊!世界[就要]消失了,这确实是因为世尊、阿罗汉、正自觉者的心倾向于不活动,不教导法。”比丘们!那时,梵王莎汉跋提犹如有力气的男子能曲伸手臂般,或曲伸手臂那样[迅速地]在梵天世界消失,而出现在世尊面前。 比丘们!那时,梵王莎汉跋提(来到后)整理上衣在肩膀一边后,向我合掌敬礼,然后对我说:“大德!请世尊教导法!请善逝教导法!(在这世上)有些众生有少量尘垢的将会因未曾听闻法而退失,他们将会领悟法。” 比丘们!这是梵王莎汉跋提所说。说了这话,他又说: “从前,在摩揭陀国这里是那些垢秽者(教导)的不清淨法(Pāturahosi Magadhesu pubbe, Dhammo asuddho samalehi cintito), 请开启不死之门!(Apāpuretam amatassa dvāram)使他们能听闻到清净者正觉之法(Sunantu dhammam vimalenānubuddham)。 如站在岩山山顶,能看见(山下)全部的人,同样的,善慧者、具一切眼者登上法之高楼, 已离愁悲者,看着陷入愁苦、被生与老征服的人们。 请起来吧!英雄!战场上的胜利者!商队领导者、无负债者行于世间, 世尊!请教导法吧!将(会)有能够了知法的。“ 比丘们!那时,我受梵天劝请后,缘于对众生的悲愍,我以佛眼观察世间。比丘们!当我以佛眼观察世间时,看见有少尘垢的、多尘垢的;利根的、钝根的、善性的、恶性的;易教的、难教的;一些能看见在其他世界受苦难与恐怖的、一些不能看见在其他世界受苦难与恐怖的。 犹如在青莲池、红莲池、白莲池中,一些青莲、红莲、白莲生在水中,长在水中,在水面下,沉在水下生长;一些青莲、红莲、白莲生在水中,长在水中,与水面同高而住立;一些青莲、红莲、白莲生在水中,长在水中,升出水面而住立,不被水染着。 同样的,当我以佛眼观察世间时,看见有少尘垢的、多尘垢的;利根的、钝根的;善性的、恶性的;易教的、难教的;一些能看见在其他世界受苦难与恐怖的、一些不能看见在其他世界受苦难与恐怖的。比丘们!那时,我以偈颂回答梵王莎汉跋提: ”不死之门已开启,让那些有耳者舍邪信, 断想的熟练修行者,梵天!我在人间说胜妙法。“ 比丘们!那时,梵王娑婆莎汉跋提[理解]:“对教导法,世尊已给了机会。”他向我问讯,然后作右绕,接着就在那裡消失了。 比丘们!这时我想:“我应该第一个教导谁法呢?谁将迅速地了知此法呢?”比丘们!我这麽想:“那位阿拉勒-喀拉玛(Aāra Kālāma )是贤圣者、聪明者、有智慧者、长时间少尘垢之类者,让我第一个教导阿拉勒-喀拉玛法,他将迅速地了知此法。”比丘们!那时,诸天来见我,告诉我说:“世尊!阿拉勒-喀拉玛已死去七天了。”而我的智与见生起:“阿拉勒-喀拉玛已死去七天了。”比丘们!我这麽想:“阿拉勒-喀拉玛是大损失者,因为,如果他听闻此法,他能迅速地了知。” 比丘们!我又想:“我应该第一个教导谁法呢?谁将迅速地了知此法呢?”比丘们!我这麽想:“这位巫达喀-拉玛子(Udaka Rāmaputta)是贤圣者、聪明者、有智慧者、长时间少尘垢之类者,让我第一个教导巫达喀-拉玛子法,他将迅速地了知此法。”比丘们!那时,诸天来见我,告诉我说:“世尊!巫达喀-拉玛子昨晚已死了。”而我的智与见生起:“巫达喀拉玛子昨晚已死了。”比丘们!我这麽想:“巫达喀拉玛子是大损失者,因为,如果他听闻此法,他能迅速地了知。” 比丘们!我这麽想:“我应该第一个教导谁法呢?谁将迅速地了知此法呢?”比丘们!我这麽想:“那群五比丘们对我是非常有帮助的,他们在我努力时侍奉我,让我去教导那群五比丘们法。”比丘们!我这麽想:“现在,那群五比丘们住在哪裡呢?”比丘们!我以清淨、超越人的天眼看见那群五比丘们住在波罗奈城(Bārānasi)鹿野苑的仙人降落处(Isipatane Migadāye)。比丘们!那时,我自在的住在优楼频螺(Uruvelā)后,向波罗奈出发游行。“《圣求经Ariya-pariyesana Sutta 》(《中部》MN 26)  法增法师 于澳洲佛宝寺